您好!今天是2017年09月24日  星期天 统战邮箱
首页
本部介绍

领导之窗

    部长:尔肯江·吐拉洪

    尔肯江·吐拉洪,男,维吾尔族,1964年6月生,新疆喀什人,1985年7月参加工作,198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新疆财经学院计划统计系计划统计专业毕业,大学学历,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。

部门职能

统战新闻
多党合作
党外知识分子
民族宗教
非公经济
港澳台海外
当前位置:首页/统战人物 > 民族和宗教界人士 > 正文

麦提托合提:一根羊肉串 牵起两座城

中共湖北省委统一战线工作部 http://www.hbtyzx.gov.cn/ 2017-05-22 17:12:47

信息来源:黄冈市委统战部      字体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    一根羊肉串 牵起两座城
 
    ——新疆和田与湖北罗田的“甜蜜”之约
 
    5月11日,罗田县委委员、统战部长汪耀汉一行5人到“新疆民族团结烧烤店”,看望慰问在该县做生意的新疆小伙子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,为他送来了“民族团结模范”锦旗。汪部长与他亲切交谈,询问在罗田的生活、生意情况,感谢其在维护民族和谐、回馈社会方面作出的贡献。
 
\
 
中共罗田县委统战部向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赠锦旗
 
    5月6日,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在县城桥南十字街旁,从卖面条的老板手上转租了一档门面,改造成烧烤店,实现了进店经营夙愿。他请来4个新疆籍员工,用自己在罗田养的绵羊,做正宗的羊肉串卖,每天下午14点开张,晚上搞到深夜2点,新疆民歌、美食引来了市民光顾,生意很兴隆。

\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工作照
 
 
    打工武汉 学卖羊肉串
 
    今年32岁的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,是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芝来乡布都休克村人,因家中经济困难,他只读小学三年级就辍学,在家里力所能及地帮父母放牛羊;他16岁时,在家乡附近的开发区里帮河南老板卖葡萄、核桃等水果副食,一个月工资只有300余元,勉强能维持家里的生活。他发誓要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家人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。
 
    2001年春节,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听说表哥到在武汉市卖羊肉串赚了钱,也想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;正月十六,他便与表哥一道来到武昌湖北大学附近,帮表哥卖羊肉串,每月工资1000余元,他看到了卖羊肉串致富的新希望。两年后,父母不放心他在外面打工,就买了一台麻木车让他在家里开,年均收入1万余元,他认为开麻木不是致富之路。
 
    2007年3月,他表哥在武汉市汉口区开了一个烧烤店,扩大了经营规模,叫他到店里帮忙,他父母又同意了;随后,他又被安排到表哥在浠水县的烧烤分店里做事,熟练地掌握了烤羊肉串的全套技术。
 
    创业罗田 不畏千般苦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想:“与其帮表哥打工,不如自己当老板赚钱。既然在浠水县能办羊肉烧烤店,那么隔壁的罗田县能不能办呢?”他利用休息时间,到罗田来进行市场调查,发现这边只有卖猪肉串的,没有新疆老乡卖羊肉串,他坚定了到罗田来卖羊肉串的信心。
 
    2008年1月,他带着妻子布坚乃提罕·阿卜来提到罗田“淘金”。他们推着新疆民族团结烧烤快餐车,在县农机局附近的街道旁卖羊肉串。谁知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因初来乍到,听不懂罗田话,也不会说普通话,人生地不熟,生意很清淡。因语言不通还经常与当地市民发生误会、与城管人员发生争执,真是举步为艰。他妻子想打退堂鼓,他却态度坚决:“一定要在罗田打出一片新天地!”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很喜欢养鸟,经常光顾在县人民广场旁的老杨(杨飞前)花鸟店,到老杨那里买鹦鹉、杜鹃等小鸟,很快就与老杨成了忘年之交。他听不懂罗田话,老杨就一字一句地教;他生意不好,没有钱用,找老杨借钱,老杨二话没说,借给他5000元。每逢遇见他与当地人发生纠纷、误会时,总是老杨帮忙调解,他的羊肉串生意也逐渐好起来了。
 
    提起麦提托合提.艾合麦提,凤山镇七里牌村个体户刘学奇十分敬佩地说:“他经常到我店里补轮胎,为人很友善,很有正义感。一次,两个罗田青年在我店旁打架,他勇敢地冲过去将两人拉开,身上还挨了好几拳头,没有说半句话。”
 
    民族融洽 维汉一家亲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与老杨一直有来往,老杨有时也找他借钱周转,少则2000元、多则借5000元,都是有求必应;两家人象一家人一样,晚上经常聚集在一起吃饭、喝酒,很融洽。
 
    2012年6月17日晚上2点钟,他怀孕的妻子布坚乃提罕·阿卜来提肚子痛、要分娩,黑灯瞎火使他不知所措,他急忙打电话给老杨;一会儿功夫,老杨和老伴一起来了,将他妻子送到县万密斋医院妇产科,老俩口在医院里陪了一通宵,直至他女儿出生,母女平安才放心回家。
 
    2014年7月13日中午,老杨的老伴吃饭时突然昏倒了,老杨的儿子出差不在身边;老杨打电话给他,他马上开车赶了过去,将老杨的老伴送到县人民医院,掏钱又是挂号、又是买药,直至老杨的老伴病情稳定以后,他才放心地离开。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和妻子在罗田生活、经商的日子里,得到了公安、民宗等部门的热心帮助和大力支持,并且与专管民警和民宗干部建立了深情厚谊。什么时候有困难,就给管片的吴凡打电话,不到半小时就过来了,帮他解决困难。每年因为占道经营等问题,他和他的雇工几乎都要与城管执法人员发生数次争执,一直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,他总是第一时间想到专管民警吴凡,只要吴警官一出面,哪怕是自己有错,要挨批、要受罚,他也会心悦诚服地接受处理意见,最终所有矛盾纠纷都能迎刃而解。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深有体会地说:“我刚来罗田时。一是话也听不懂,普通话也不会说;现在好些,罗田话懂一半,说慢点就懂了。在罗田做生意环境好,人又比较单纯,生意还可以;钱可以赚一些,但赚不了那么多。我不大喜欢金钱,喜欢搞好人际关系。人与人之间建立了友好、信任的关系,比什么都重要;有关系就好做生意、有朋友就好做生意。目前在罗田有7-8个好朋友,有困难时就找他们。”
 
    今年3月15日,麦提托合提.艾合麦提在位于栗林咀村的养殖基地里搞了一个维汉联谊会,邀请县领导、老杨等罗田朋友10余人、新疆老乡10余人好好聚聚,唱歌、跳舞、喝啤酒、弹冬不拉,一起吃烤全羊宴。县领导表态:有困难找我们。他高兴地说:“我跑了很多地方,还是罗田人最好,很忠厚、实在、好客。”
 
    饮水思源 乐帮贫困户
 
    去年夏季,罗田县遭受特大洪灾,洪灾过后,他从《罗田新闻》上看到县公安局民警在骆驼坳镇徐家垸村赤脚铲砂、卖力扛石,全力协助驻点村贫困群众开展灾后自救的新闻。那一刻,他情不自禁地忆起了远在新疆的亲人,如果他的家乡受了灾,他坚信当地政府肯定也会及时为他的亲人们送上温暖。当时他暗自许诺:等到合适机会,一定要为罗田的父老乡亲做点儿什么!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这个想法得到了妻子布坚乃提罕·阿卜来提的赞同。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,他找到管片民警吴凡,主动提出夫妻俩想为罗田“精准扶贫”工作出力的想法。民警吴凡略显顾虑地说:“这是谁的主意?你媳妇同意么?你们这些年在外奔波受累,挣的都是些辛苦钱,家里还有2位老人要生活、3个孩子要抚养,经济上能受得了吗?”他斩钉截钉地回答:“吴警官,这个绝对没问题,钱的事你不用替我担心;我光是卖羊肉串就赚了不少钱,还准备明年回新疆老家把新房子建起来哩!”
 
    县公安局驻村扶贫工作队与徐家垸村商议,决定把徐宗曙等5个贫困户作为麦提托合提.艾合麦提的走访慰问对象。去年11月31日,他夫妇为徐宗曙等5个贫困户送来脱贫帮扶资金3000元。并且捎话儿说:“现在到了挖红薯的季节,乡亲们家里如果有卖不动的红薯,我可以上门收购,反正烤羊肉串也是烤,红薯也可以烤嘛!”
 
    五组贫困户徐宗曙十分激动地说:“我老伴正在住院,急需用钱,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夫妻亲自到我家,给我们送来了慰问金,解决了我老伴住院的燃眉之急,我们全家深表感谢!”八组贫困户凡细毛接过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夫妇送来的红包,感动得泪流满面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徐家垸村党支部书记徐佑新说:“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作为新疆小伙子,非常遵纪守法;他们夫妇背井离乡,来到罗田卖羊肉串,赚点钱很不容易;还积极响应党的精准扶贫号召,为我村贫困户送温暖、作贡献,我们表示衷心感谢!”
 
    走访慰问活动结束后,麦提托合提.艾合麦提还明确表示,他将积极动员在相邻县市经商的亲朋好友,主动投身于当地的“精准扶贫”工作,为回馈社会贡献一己之力。
 
    去年的扶贫助困活动,他们全家都很高兴,他给父母亲打电话,说为精准扶贫出了点钱,去贫困户家中看了一下,帮助了一下,他爸爸、妈妈很满意。

\
 
    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看望他帮扶的贫困户

\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看望他帮扶的贫困户
 
    事业甜蜜 扎根大别山
 
    麦提托合提·艾合麦提当年选择罗田扎下根来,一路走过十余年,感觉越快越好。他每年6-7月回新疆和田老家探亲,原打算渡假2个月,结果总是半个月就赶过来了,因为那边的朋友少,罗田这边的朋友多,他惦记着罗田朋友们。
 
    他们夫妻想在这边继续发展下去,在罗田买房子、安家,将孩子们带到身边,这样安心些;但父母亲坚决反对。父母亲认为他读书不多,不相信他在这边发展得很好,也不相信他们与当地的群众关系处理得很好,能长期做生意赚钱。
 
    他爸爸、妈妈一年来罗田2次,放寒、暑假的时候带孩子一起坐飞机过来,妈妈最多住一个月;爸爸春节期间过来要住2个月,这时生意较好,来帮他的忙。渐渐地,爸妈思想通了,认为他在这边发展还可以,准备让他在这边安家。
 
    他们夫妻有一个美好的生活愿景,想先在罗田买房子,再将3个孩子接到这边来抚养、读书,让孩子们在这边受教育、学汉语,在罗田安居乐业,享受天伦之乐;孩子们也很想过来,他每次从老家动身前往罗田时,孩子们总是紧紧地拉着他的手,含着泪水说:“爸爸,我想到罗田来读书,这样早晚就能和你们在一起了。”(严胜杨 李秀
 
 
 

→ 上一篇:陈赤清:立足大山写辉煌
→ 下一篇:热合拜尔:“客”从和田来